休与

【超级制霸】三大错觉

写得太好太好太好太好了

小查理:

/现实向


林彦俊最近常常失眠。

手机放在枕边时常觉得有震动,摸起来又是漆黑一片,忙碌的行程里睡眠是唯一能放松也是最重要的事,他偷偷找医生看过,没有所以然,四个字宣判:心思太重。

他知道是因为谁。

陈立农回来的时候是傍晚,成员缺席了几个,打过招呼后大家继续干着各自的事,林彦俊看了他一眼,很巧的对视上,在对方嘴唇轻启的一瞬间转身先回了房间。
窗户没关。窗帘吹得鼓鼓舞动,暮色的天空和不合时宜的冷风,他蜷缩在床上,失眠的后遗症是晚上睡不着却又随时随地的感到乏累,他的精力在一点一点流失,好像打了一声闷雷,他皱眉翻了个身,在第一滴雨落在窗台前沉睡了过去。

恍惚间觉得窒息,意识稍稍恢复后氧气也重新回到鼻腔,一同恢复的还有嗅觉,熟悉的沐浴露味道和体温,他睁开了眼,黑白分明的眼睛在快被墨色染透的天色里尤其清晰。

“干嘛。”他深吸了一口气,有些沉重,看这人刚洗完澡的架势估计自己也才睡了没多久,被吵醒后就再难入眠,起床气是有的,还很严重,但对这人无效,一股郁火无处可泄,语气难免差了几分。

“今天过得好吗。”那个人问。

好与不好的界限很难定义。日子勉强过得去,但真要用称心如意来形容还不到那种地步,三分生活,三分梦想,还有四分都是因为陈立农。
他其实完全有理由找个方式把对方当成压力排解出去的,很难,事实上他没有那么忙碌的行程,也没有累到足以让脑子放空什么都没办法想,他尝试过,真的不行。

“跟我说说话。”陈立农撩了一把他的乱发,他沉着脸挪了一下,给那个人腾了点位置躺下。

窗外下着雨,身上没盖被子,风雨已经吹进了好一阵子,裸露的脚是冰凉的,身边人的体温格格不入的温暖,林彦俊拉开了一点距离才想起来回话,放空的看着天花板,语调懒洋洋的。

“啊,今天下雨了,下雨了,雨了,了。”

陈立农无语的笑了一下,“白痴哦林彦俊。”

他就是白痴啊。林彦俊闷闷不乐的想着,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喜欢,偏偏喜欢你。

“你过来干嘛。”

“问问你今天过得怎么样,然后抱抱你。”

“……”林彦俊没说话,艰难的哽了一下喉咙,下意识望了一眼留有缝隙的门轻踹了对方一脚,“要么出去,要么锁门。”

陈立农很乖的去锁了门,躺回床上两个人转过头对视了一眼,又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,然后那个人开始了一个人的碎碎念。
“最近很忙,有点累……不过也还好,我喜欢忙一点,忙一点就代表有事情做,我喜欢这个工作,你呢?多赚点钱的话可以快点给妈妈买大房子……其实我还蛮享受的,就,做自己喜欢的事,然后被人喜欢。”

林彦俊对此深有同感,所以没有发表意见。
他喜欢的人是光,永远野心勃勃,怀揣炙热梦想。

说话的人渐渐没了动静,林彦俊摸了摸鼻子,刚被这人在睡梦中捏过他还记着要报复回去,细细端详了一会对方的睡颜,又收了手。
陈立农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比较像这个年纪的人,因为这人清醒的时候总是太聪明,轻轻松松的将人心底的晦暗秘密一眼看穿,总之是个很可怕的家伙。

在这里睡肯定是不行的,林彦俊一向是个理智的人,却又不肯放过这个难得的时刻,恶作剧的把食指放到那人唇边动了动,看到对方睫毛轻颤准备收回手时却被轻轻咬住。

“生日那天我不送礼物哦。”

“哦。”

他收回了手,那个人的气息随之靠近,试探性的用手指划过他的喉结然后吻了过来。

他一只手还垫在头下,半眯着眼享受这个没有负担的亲吻,陈立农的气息毫无攻击性,却又悄无声息的侵占你每一寸呼吸,其实也不怎么热烈,嘴唇一下一下的轻啄着,偶尔牙齿磕过,再用体温讨好安抚,他突然抽痛了一下,痛源从胃里传来,蔓延到指尖。
“林彦俊?”
他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却固执的捂着眼睛不想让人发现异样的情绪,脊背线条被人用掌心轻抚着顺势搂进了怀里,陈立农这家伙最近又有长高的趋势了,这个姿势让他有一点羞耻却没有推开,也许是疼到没力气了,也许是不想。

“你回去吧。”他推开翻身转向了靠墙的一侧,温暖源却又再度从后背贴上来,从里到外温柔的将他包裹起来,无处可逃。
“等你睡了我就走。”那个人说。

林彦俊不想和他争执了,脚踝还是冷的,身体却很温暖,而此刻他极度渴望这样的温暖。
陈立农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人,随时随地挑战他的底线和忍耐力,霸道是有的,孩子气也依然存在,这种时刻的安静和体贴又让他无力抗拒。
是克星吧。
隐约间听见那个人在自己耳边开口,说,“林彦俊,你最近有在疏远我。”
委屈的质问。林彦俊想说点什么来着,但睡意太有诱惑力,这一觉睡得难得沉,没做一个噩梦。

人生的轨迹有千百条,他和陈立农不是背道而驰也会是擦肩而过。

谈什么疏远,分开是必然。


-

这不是爱。

林彦俊这么告诉自己,主动碰拳没得到回应,耳边依然是尖叫和喧嚣。那不是属于自己的热闹。

见面会结束后一群人妆也懒得卸,体力透支到一句话都不想多说,各自顾各自安静的吃着饭,划手机的划手机,林彦俊闭了会眼睛,眼压太高,酸涩胀痛无比,睁开眼时注意到那个人正在揉眼睛,八成是滴进了汗。
他扯了张湿纸巾过去,对方愣了一下,眼睛擦得通红,短暂的目光交汇后避开,林彦俊再看着饭已经没了食欲,为了不浪费和保持体力还是坚持着吃完,回程的路上有些晕车,半蜷着忍住想干呕的冲动闭上眼一言不发。

“不是故意的。”

耳畔传来声音,额头的汗被人擦掉,林彦俊没睁眼也没回应,只是调整了一下姿势,好让那个人的鼻息离自己远一些。
他不想纠结其中的原因,不是故意避开自己的碰拳还是不是故意不理自己,一旦去深究的话关系就会变得奇怪,他们又不是什么热恋的小情侣,自己也不是抓着细节不放的人。
他们只是有幸遇见,共同陪伴彼此走过人生中一段很小的节点,仅此而已。

他不敢要的更多。

新歌歌词又琢磨了一会,改了两处,去客厅喝水的时候发现黑灯瞎火的竟然有人在泡面,被抓住的人有些窘迫却又很快坦然下来。
“很饿。”
这个年纪也很正常,偷吃零食的状况很多见,林彦俊没阻止,倒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说了句“小心脸肿”。

“难道要瘦成你这样哦。”那个人小声嘀咕着,意识到失言后又立刻噤声,林彦俊瞟了故意用吸鼻子转移注意力的人一眼没反驳,他哪有这么可怕啊。

“林彦俊,如果我是个女孩子怎么办。”

一口水差点呛到,林彦俊扯着嘴角上下打量了会儿,“哪有你这么大只的女生啊。”

“我是说如果。”陈立农把叉子插进泡面封口上,抬头看着他。

“……”真的是个很难想象的问题啊,林彦俊思考了一会儿,“不知道,可能会把你娶回家吧。”

听到这个回答后不知道有什么值得高兴的,那家伙咧开嘴笑了一下,“你怎么不问我啊。”

“我才不会变成女生!”林彦俊瞪着他,“我警告你不许在脑子里乱想!”

“我才没有。”陈立农瘪了瘪嘴,“我觉得你当男生就蛮好的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男生,man,懂不懂。”林彦俊拒绝继续讨论这个无厘头的问题,对方却依然不依不饶,“所以你怕这个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男生和女生,男生和男生,这两者的差别。”

“差别很大。”

“所以你怕。”

陈立农说得很笃定,他怔了几秒,面泡好了,那个人坐到了餐桌旁,示意他过来,林彦俊才不想继续待在这里听一些双重含义的话,掉头就想走。

“我说坐在这里,”陈立农出声,“陪我吃饭。

客厅里依然没有开灯,阳台透进一点光亮,有点阴森,林彦俊拉开凳子刚坐下就被人捏着脸封住了唇。
是他喜欢的味道,但干呕的欲望再度袭来,林彦俊闷哼了一声,突然觉得自己很脆弱。

“陈立农。”他叫他的名字。

对方果然乖乖的停了下来,好在刚才的动作也并不粗暴,所以没有特别难受,林彦俊看了一眼四周,只有蝉鸣,没有成员要出房间的迹象。
脆弱一览无遗,紧接着就会不堪一击。
客厅里没有空调,夜晚下过雨的天气很闷热,连他这种不爱出汗的人都出了一层薄汗,吃泡面的家伙更是严重。

“一旦确定了目标就一定会把它实现。”陈立农说着,不看他,自顾自道,“做歌手是,喜欢你也是。”

“一般人只是嘴上随便说说而已吧,我才不是。”

“我不做那种人。”

声音不大,坚定有力。

林彦俊觉得自己这个哥哥做得很失败,大五岁的人到底是谁啊,承诺这种东西内心强大的人才给得起,他自问是这样的人,唯独面对陈立农时偏偏胆怯又软弱。

可是陈立农,是谁给你的自信啊。

他其实很羡慕这样的人,受过的挫折还太少,所以信心满满的,以为任何事靠努力就可以。
他才要说,才不是这样呢。

“分一半给我。”他端走那人吃到一半的泡面继续吃起来,大不了明天两个人一起脸肿。

“以前夏天你怎么过的啊。”陈立农问他。

“就这么过啊。”

“嘁,我小时候会去夜市帮爸爸忙来着,大家都很喜欢我。”

我知道。林彦俊抹了抹被汗蒙住的眼睛,你这么可爱,谁不喜欢你,谁都喜欢你,所以我不喜欢你也无关紧要吧。

“总是一个人?”

“嗯。”

“多一个人不行吗。”

“不要,很吵。”

“是我也不行哦。”

话才说完陈立农就仰头靠在了他身上,画面像什么电影海报里一起在山上互相依靠着看星星的情侣一样,他最受不了陈立农跟他撒娇服软。他真的很喜欢这个人。

他想说是你当然行啊,是你怎么样都行。
但有些话,说出口的一瞬间就会失去其中的分量,所以他什么也没有说,他说过他不敢要更多,但事实是他竟然在奢望更多。
例如,我们。
分开的日子不用掰指头就能算出来,他明明不在意这些来着,陈立农让他变成了惧怕未来的胆小鬼。
他算了算“我们”这个词在他和陈立农之间还能用多久,答案不尽如人意。

每个人都有欲望,也都被欲望支配。
有希望得到的会为之努力,毫无可能的会劝自己放弃。
陈立农处在一个尴尬的中间位置,林彦俊用私心把天平悄悄移到毫无可能的那边,给自己一个正当理由放弃。

因为他不止希望陈立农被人喜欢。
他希望陈立农一直一直被人喜欢。

他们两个在一起,这件事办不到。
他也有私心,他得满足自己的私心才行,凭什么照顾着你啊,年纪小有什么了不起。

路过洗手间的时候那个人一把把自己拽了进去,鼻尖的汗滴到他嘴唇上,淋浴被人打开,温水溅到脚背,他讨厌这种感觉。

“热。”

“谁叫你要吃泡面。”

“你也吃了啊。”

“我哪有你这么奇怪的体质啊。”

那个人盯着他看了会儿,冷不丁冒出一句“一起洗”把他吓了一跳。

“发什么疯。”

“哦,林彦俊生气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衣服要不要换啊。”

“当然——”

挺黏人的拥抱,林彦俊一下子就没话说了。

“我觉得你这个人呢,臭屁又自恋,张牙舞爪的好像自己厉害到不行的样子,还喜欢装酷,好吧,虽然我也是,但是我没有逞能啊,处女座都喜欢完美吗,不完美不能见人是不是,其实也不用什么时候都那么优秀吧,有点瑕疵也很好啊,小缺点什么的,虽然你已经很多……”

“喂。”

“但是我听谁说过来着,自恋的人通常都自卑。”

“你不要妄自揣测我哦。”

“有吗,不是这样吗,你不是把自己过得很辛苦吗,人生又不是过给别人看的。”

“是过给别人看的。”他小声反驳。

“屁嘞,你才不是这种人,林彦俊才不会看人眼色。”

“偶尔也是会看的……还有我们真的要在这里讨论这种问题吗,你也不像会讨论这种问题的人好吗。”

“我只是想叫你不要那么辛苦啊……抱你是顺便的,还有就是……你不要以为最近对我爱理不理的就会改变什么,怎么样也掩饰不了你本质就是个温柔到爆的烂好人,诶,这话好肉麻哦,总之,这样根本改变不了什么,你少想得美了。”

林彦俊自动忽略最关键的问题垂着眼帘看他,“我都让你抱这么久了哪有爱理不理啊。”

“放心,我是不会抱除你以外的其他人的。”

那人说着突然将嘴唇贴上了他的喉结,林彦俊稍稍扬起下巴情不自禁的喟叹了一声,两个人都有些愣住。

“你,你不要发出这种声音!”

“……”

林彦俊拉开距离,才猛然意识到他们这样的举动已是不合适。
他早说过陈立农是个很容易让人陷进去的家伙了,他不过是陷得最深的一个。


-

这不是爱。

他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。还是没能忍住将视线望过去的时候那个人正半搂着成员眯着眼笑,他收回了视线,下意识轻咬着下唇。

他一再提醒自己喜欢的人是光。
光是抓不住的。

追光者很多,他却逆光而行。



每天这样叮嘱自己一遍的话失望就会少一点,要是抓住了才明白这个道理也未免太迟了,他才不是那么坚强的人。

天秤和处女互补又相似,在一起疼,分开又舍不得。

他不信这些。

他固执苛刻,那个人随性自然,但又偏偏都是有自己脾气的人,不喜欢做强迫的事,也不愿意轻易为谁改变。

见不到彼此的日子比较多,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在冷战,这个词用得也不够恰当,他暂且单方面这么认为。
原因是陈立农当时对他说,叫他活在当下,别去想以后,他笑了,那家伙大概觉得自己的认真受到了轻视才会生气。
根本不是这样。
他是真的笑了,也是真的无能为力。
那个人还说交给时间来决定,什么傻话啊,时间是最残忍的东西了。
他没底气能让这些话变成现实,当初比赛送这家伙去医院的时候答应过要照顾好他的,男人就要说到做到,特别是对这个人说过的话,一定要做到的。

生日那天,是晴天。
万人簇拥,鲜花和掌声。

回到宿舍的时候很安静,他放轻了脚步去洗澡,欢腾过后只剩下空虚,他本来也不是爱热闹的人,盯着浴室墙壁瓷砖发了会儿愣,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。
这种感觉太可怕了,他很理智的及时打消了这个念头,擦干身体却发现自己没拿衣服进来,懊恼的嘀咕了一声只好围着浴巾出去了。

阳台上趴着一个人,把他吓了一跳。

陈立农的脸庞隐没在黑夜里,目光平静的凝视着他,嗓子不合时宜的发痒,直到那个人走到他面前,半俯下身,亲吻印在自己的左胸口。

“我想欺负你。”

台湾腔黏软的语调在此刻却显得尤其低沉,他哽了哽喉咙,说不出一个字。

“不想被欺负的话就去穿衣服吧,然后出来。”

莫名其妙的命令语气,什么时候开始这家伙跟自己讲话就一直没大没小的。

套了件T恤出来,那个人坐在茶几上切蛋糕,也不知道有没有吃饭,还是单纯的喜欢吃甜食,啊对了,陈立农真是……说没有礼物就真的没有礼物,至少也做个表面功夫吧。

“草莓奶油……你这是给我买的吗。”

“少来了,谁规定只有你喜欢吃草莓哦。”

“草莓归我,奶油归你。”

“不要。”林彦俊皱着眉头,闻到奶油的味道有些反胃,“你想吃就吃好了。”

那个人一口咬了一个草莓,他想去开灯,老黑灯瞎火的虽然没做什么事也总觉得心虚,起身的时候被人一把攥住手拉了回来,陈立农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放回蛋糕上挑挑拣拣,语气漫不经心的。

“你都没话跟我说哦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一直在等你诶。”

“什么。”

“等你哄哄我啊,再抱抱我。”

他噎了一下,怎么这家伙总是听不懂他的意思,“我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“明明以前做过啊。”

“现在不会。”

“以后呢。”

他沉吟了两秒,“也不会。”

那个人倒是意外的平静,点了点奶油蹭到他的脸上,“我是被单方面分手了吗。”

“现在是双方了。”

“哦……要吃草莓吗。”那个人拿了一个递到他嘴边,毫不犹豫的咬了下去,很酸。

“也是,你都从来不跟我讲你喜欢我的。”

“不是。”

不是不喜欢。

“喜欢”这两个字包含着无比珍贵的心意和满满的珍惜,他从来不骗陈立农,从来对陈立农说到做到,所以这两个字才无法随心所欲的说出口。
他不想辜负陈立农。

“不是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“那好,我再给你个机会,就一个哦。”

“嗯?”

“骗骗我。”

“不要闹了。”

最后一颗草莓也没有了,陈立农凑过来吻他,他躲了一下,最终还是没有拒绝。
他伸手捂住对方一直凝视他的眼睛,害怕直视,唇齿胶着的越发难舍难分,接吻从来都不是一件美妙的事,特别是当你深知这是最后一次。

我不好吗。那个人贴着他的嘴唇说。
林彦俊觉得自己很糟糕,竟然让对方产生这种想法。

他懒得解释,这个人怎么想自己都好,也不会改变自己的任何决定,他们两个都不是委曲求全的人,好聚好散比较适合对方。
但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反复默念——

你很好,你真的很好,你是我的宝贝。

我比你大五岁,多吃过一些苦,我不愿意你吃苦,遭受无辜的罪,你好好长大,这些道理你也不用明白。


“为什么。“那个人问他,眉目间一点天生自带的委屈和濡湿。

“因为你嘴巴没女孩子的软啊。”他笑。

“瞎掰。”

“是真的。”

对方不说话了,林彦俊也不说话了,把接吻时蹭到那人脸颊上的奶油用手指抹了下来,下意识放进嘴里,然后把蛋糕推了过去,“还要不要吃啊。”

陈立农没应,胸口像年久失修的水龙头,滴滴答答的落着他的伤心。

生日不送礼物是因为不想把这一天看得格外重要,是因为你的每一天于我而言都很重要。
每一次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我都能感受到,但是你胆子很小,望过去时你提前收起视线,伸出手时你立刻避开,想拥抱时又不露痕迹的躲过,与其这样不如让你多看我一会,知道我被你爱着。

很多事情都想不通,想不通最先喜欢的人怎么就突然不要他了。

“林彦俊最自私了。”

那个人突然开口,闷闷的,几个字就让人喘不过气。

“林彦俊,才最自私了。”

奶油冷掉了,陈立农走了。
他看着自己的生日蛋糕,从来不知道原来爱一个人的心情是这样孤单。

他不愿意承认在自己23岁生日的这天被一个18岁的家伙弄得想哭,更不愿意承认其实还有一句憋了很久的话,他欠陈立农的,他不敢说。

爱情里有三大错觉:伸出的手会被握住,我望向你时你也望向我,所有的拥抱都有处安放。

只有第四样是真的。

真的喜欢着。







/

评论

热度(1945)

  1. 这不是梦是我和你小查理 转载了此文字